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黄岩 > 人物春秋

一位值得怀念与尊敬的人
发布日期: 2019-03-28 浏览次数: 字体:[ ]

 

一位值得怀念与尊敬的人

 

○章云龙

 

九峰,山水幽静,林木清华,亭台遍布,人文积淀厚重。

林深叶茂的九峰,却也是织满历史风尘的地方。许多曾经的故事湮灭于历史深处,这其中,就有一个名叫奚继武的黄岩教育前辈归葬于九峰脚下的镜心亭西北侧(现跳舞场地边数十米远的无名亭下)

历史上,镜心亭西边跨潭原有一座石桥,叫“奚桥”,栏板上书“继武”两字,是纪念黄岩教育界先贤、曾任黄岩女子师范讲习所所长和黄岩县立中学校长的奚继武。不远处,曾有一座“奚墓”, 旁立奚继武纪念碑文由杭州西湖博物馆馆长王念劬(1887—1951)先生书。1959年拆除奚墓上封土和坟面,将坟台基石改为凉亭基,后在其上建“留春亭”。其亭多次重建,“奚墓”消失了,其上现为无名亭。奚桥也改为保存至今的三曲桥。

黄岩近现代教育的发展,绕不过几位执风气之先的先贤。

近代中国著名的学者、教育家和藏书家王舟瑶主讲清献书院,在维新思想的影响下,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改清献书院为清献中学堂,让学子率先接触自然科学课程,清献中学堂(即现黄岩中学)成为浙江省最早的现代中学之一。

有关史料记载:在“五四”运动的民主思潮激荡下,1921年8月,黄岩城关开明绅士林奏丞先生缘“黄岩始有高等小学之女生,若无师范学校以继之,女子教育终不能普及”之虑,联络黄岩城里知名人士,筹措办学资金,借黄岩地藏寺(相传清代建造,原址在城内坦前,后移往它处重建)崇诚女子小学简陋校舍,创办黄岩县立女子小学教员讲习所,是为黄岩师范学校之前身。首届招收黄岩城关女生14名。开设国民训练、国语、数学、自然、地理、历史、教育、体育、音乐、图画、小学行政等11门课程,修业年限为二年,培养小学教师。1923年7月,因经费匮乏,讲习所停办。1924年起,在外地大学就渎的毕业生,趁回乡之机,为传播新知识,举办暑期学校,义务为县内中学生补授中、英、算等学科,颇受欢迎。当时担任暑期学校教师的有王叔晋、刘百闵、毛宗良、奚继武、陈忠超、朱有楠、柯元怛、许植方、牟震西、杨绍志等。

1925年7月,讲习所复办,改名为黄岩县立女子师范讲习科,招收小学毕业生一个班。开设17门课程,修业年限三年。1927年,随着北伐战争的胜利,黄岩县立女子师范讲习科改名讲习所,由奚继武先生任所长。1929年5月,狂风暴雨摧毁了附设在地藏寺里的一间简易房子,加之招生不断扩大,讲习所迁至黄岩城关文庙(今孔庙),借用文庙房屋,整理为教学场所,办齐三学级,改名为黄岩县立女子师范讲习所。

时光会抹去许多的记忆,人物融入了历史。人们会发问:奚继武是谁?

奚继武1932.7),字肖甫,初名永昌,世居黄岩。少颖悟,学习成绩优异。肄业于斐迪学校(宁波教会学校),尤精英文,有融中西学于一炉之意愿。“五卅”运动影响下,奚继武先生认为“欲救国难,须救人心,非改革教育不为功”。 1926年大夏大学(即现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后,慨然返乡办学。1927年,任黄岩县立女子师范讲习所所长。同年,国民党黄岩县党部成立,在国民党黄岩县党员代表大会上,奚继武与张达、张君毅、杨绍志、毛宗良、符士德、柯瀛7人当选为为执行委员,并任常务委员(相当后来的书记长)。1929年5月,黄岩县立中学因周沉毅校长辞职, 6月,奚继武受命黄岩县立中学校长, 直至1932年6月病故。在兼任黄岩县立中学校长时,举措甚多。如1930年在仓颉祠南建平房一座为艺术教室,1932年呈准国民政府教育部立案,专办初中,改称县立初级中学。他生活简朴,自律甚严,为人仁慈,乐于济贫,办学卓越有成效,为教育界表率。

在那个女子地位低下的年代,办一所女子师范学校,面对着强大封建礼教观念的束缚,没有教育理想与社会声望是很难做到的。奚先生面对着的还有校舍简陋,经费捉襟见肘,可谓苦心孤诣。学校没有校工,上下课摇铃由教师负责,教室清洁卫生工作都是学生自己动手。据毕业生李云仙(解放后在杭州从事小学教育,为杭州市政协委员)回忆:奚先生当时聘请了黄岩县立中学教师及其他人士,以同学朋友情谊来女子师范讲习所义务讲课。于是,出现了一批如国文老师朱希晦、朱笑鸿,数学老师胡福渊、陈肄三、蔡若海等大学毕业生,他自己教英文,许植方教动物,戴达河教历史,音乐体育教师为杨礼源,图画老师林求仁、许祖谦等,这些教师有许多都是黄中历史上的名师,也有部分新中国后成为知名大学教授,足见当时师资力量之强大。

在聘请优秀教师的同时,他组织女师师生在社会上宣传女子自由解放。如1929年元旦,女师排演了一个《打倒贞节坊》的话剧,女主角由蔡若海老师扮演,其它演员由女师学生扮演。还不时举行大型的游艺会,演奏国乐,表演舞蹈,女师同学也表演了《可怜的闺里月》、《复活的玫瑰》等话剧,以改社会观念。与此同时,还不时带女师师生到临海等地参观,增长见识。时代的风潮中,女师学生与黄岩县立中学一起上街抵制日货。高喊“打倒帝国主义”口号,还到北门搜查日货。

1929年5月,风雨摧毁了地藏寺的简易房子后,学校迁到文。那时的,杂草丛生,社会上谣传“狐狸精”。师生们不为其所累,他们一起推倒泥塑的魁星,在七十二贤人牌位前搭铺住宿,在孔子先师牌位前放总理像,整理出教室,把魁星阁变成画室。为提高女师教学质量,奚校长除了安排的课程与黄岩县立中学一样外,还办暑假学校,聘请朱有瓛、王天俊、柯瀛等讲课。1930年7月,十六名女师学生毕业,七人被上海务本女中(含上届)录取,一人被杭州高级中学录取,二人被上海大同中学录取。黄岩学子走出黄岩,走向更大的世界。

那时候,中等学校开始设有童子军这门课程。为使女师课程更加完善,他专门到上海学习童子军这门新课程,恰逢上海疫病流行,他操劳过度,不幸染疫病,终因医治无效而殒,死时只有三十多岁。黄岩,失去了一位地方教育的热心家。噩耗传来,师生悲痛。为了纪念他,1932年10月黄岩县立女子师范讲习所教职员及全体同学,特建立纪念塔于校内。碑文中有:“任中校长兼长女师,擘划周详,心身交瘁,数年来成效昭著,以为学界表率。其于师校,辞薪金,造舍宇,夙夜在公,退闲日鲜,其勤于职责也如此。”黄岩县立中学也在校内建“继武堂”以示纪念。“儒林学署,素仰敬崇”,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黄师教师,每年春秋两季,设祭于此,勉怀先生功绩。

知名教授朱有瓛曾回忆道:在我记忆中印象深刻不能忘怀的是奚继武先生,黄岩县立女子师范讲习所创办后能坚持下来并发展是与奚继武先生的努力分不开的。他以‘所’为家,竭尽全力办学。我在上海读书放假回乡去看望他时,他就住在孔庙,校内没有寄宿的教师和学生,傍晚经常一人在校拉拉胡琴,和我总是谈办学的事,可以说没有奚继武就没有以后的黄岩简师。

    追忆奚继武先生这颗黄岩教育史上的流星,感喟先生为教育舍身的精神,以丰厚今天教育的“筋骨”。

九峰,不应忘却长眠于此的先贤。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