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黄岩 > 人物春秋

全真高道伍止渊
发布日期: 2019-03-28 浏览次数: 字体:[ ]

全真高道伍止渊

 

○章云龙

 

 

几年前,一张刘伯温古琴的踪迹引起国内诸多媒体关注。寻琴一事说的是:五十年前,一位名叫蒋逸人的年轻人,在黄岩一个道观与一老道长萍水相逢,在欣赏完一曲老道长演奏的《高山流水》后,道长看到蒋逸人音乐上的悟性,加之弟子四散、无人学琴,便想授予其琴艺,并相赠刘伯温古琴。

面对国宝,年轻的蒋逸人觉得应该献给国家。于是,他找到了当时的浙江省文管会,经专家鉴定,古琴是真品,专家称将择机展出。

五十年过去了,蒋逸人先生没有看到过古琴展出,鉴定的专家过世了,浙江省文管会这个机构也早已撤销。魂牵梦萦五十年后,蒋逸人先生踏上了寻琴之路,但许多的记忆都模糊了。在媒体的参与下,从杭州、路桥、黄岩、北京多方查找,找到了许多当事人及知情人,几经周折,终于查证到,这张古琴当时的主人是黄岩九峰玄都观住持伍止渊大师。这张蕉叶琴的原主人是刘伯温,琴的槽腹内题着12个字:“大元至正五年,青田伯温氏置”,现静静地躺在全真龙门派祖庭北京白云观里,寻琴故事圆满结束。

刘伯温是谁?伍止渊是谁?伍止渊为什么能拥有刘伯温古琴?

刘基(1311-1375),字伯温,青田人,元末明初的军事家、政治家、文学家,明朝开国元勋。刘基通经史、晓天文、精兵法,与宋濂叶琛章溢合称浙东四大名士。在文学史上,刘基与宋濂高启并称“明初诗文三大家”。他辅佐朱元璋完成帝业,以神机妙算运筹帷幄著称于世。中国民间广泛流传着“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前朝军师诸葛亮,后朝军师刘伯温”的说法。

另一个事主伍止渊(1896~1966),黄岩城内管驿巷人,20岁出家,拜宁波佑圣观院主、全真龙门二十三代梅宗林道人为师,师父为其取道名伍诚鼎,道号陵源子。

在中华道教神仙谱系里,刘基被誉为文化之神。道教音乐在中华音乐中独具一格,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琴棋书画中的琴即古琴。据说,道教门派中古琴的传承往往传给同一门派中琴艺水平最高者。历史的契合,伍止渊是全真龙门派二十四代代表人物,琴艺造诣颇高,传给他也就顺理成章,至于历代相传中的细节,早已湮灭于历史中,不得而知。

说起道教,它是目前中国唯一的本土宗教,以“道”为最高信仰。道教在中国古代鬼神崇拜观念上,以黄、老道家思想为理论根据,承袭战国以来的神仙方术衍化形成。历史上,道教流派纷呈。主要有全真、茅山灵宝正一净明几大教派。代表人物诸多,理论各具特色但又互尊。道教教祖老子把“道”作为宇宙本体、万物规律,是超越时空的神秘存在,以“道”为基点建立道教的神学理论体系;老庄神秘主义和养生思想所形成的得道成仙思想为道教的核心信仰。注重修炼养生,老子、庄子提出的清静无为见素抱朴坐忘守一等修道方法,被教徒继承发扬。其中,全真教派为金世宗大定七年(1167)王嚞(重阳)至山东宁海立全真庵,创立全真教。其教主张儒、释、道三教合一,以清修炼养为主要宗教生活内容,王重阳全真道为丹鼎派之北宗。北宋熙宁八年(1075),浙江天台山道教大炼师张伯端紫阳)依据《参同契》原理作《悟真篇》,兴起了以修命为主的炼养一派,张紫阳派为丹鼎派之南宗。全真派在元以后发展的支派很多,其中以元邱处机(自号长春子)所开创之龙门派最为隆盛。晚明到清代,浙江是全真龙门派最为活跃的重镇。

台州道教从三国的葛玄、南朝的陶弘景、到唐朝的司马承祯与天台桐柏派、宋朝的张伯端与金丹派南宗,及至明清时期的全真道龙门派为著,人才辈出,在中国道教史上地位重要,到唐宋时期已盛。黄岩道教同样底蕴深厚。《历世真仙通鉴》记载着周代刘奉林与委羽山结缘。《列仙传》中记载着汉末的王方平修道于“黄岩石”,汉武帝时的著名方士司马季主、三国东吴赤乌年间著名道家葛玄、宋代的张伯端等诸多神仙、高道均曾修道于委羽山,元代黄岩人赵与庆已开始传播全真道。《云笈七签》中记述的神仙居住修炼的洞天福地,全国共计十大洞天、七十二福地,黄岩有第二大洞天委羽山大有空明洞天、第四福地东仙源和第五福地西仙源,足见黄岩在中国道教史上的地位。

在这样的道文化熏陶下,伍止渊勤研道书,戒行严谨,道学日升。21岁时曾入定(即端坐不食不动)21日,为近代少见。28岁时任宁波镇海县都神殿住持。1925年,于湖北长春观参加考戒,获第一名,被授予“妙道大师”称号。1929年,回黄岩道观;次年,在黄岩创办“追源学社”,研究道家仙学,讲授道家静坐功法,门下弟子百余人。刘伯温古琴“失”而复得,缘于其女弟子、路桥区士岙村道姑章福庆,她不忍师傅伍止渊辞世后古琴被卖,借了500元才购得。为给大师的古琴寻找到更好的安放之所,1981年,章福庆的丈夫邱方元(也曾当过道士)把古琴送到中国道教协会所在的北京白云观收藏,才使这一国宝没有流失。蒋逸人先生寻琴过程中的转机,与伍道长在玄都观收的弟子郑崇升提供信息有关,这或许也是个因缘。

伍止渊大师研习的“静坐功法”流传甚广。他从1930年开始传授虚实静功。对治疗无效的肺结核患者帮助甚大,能当日止血,两年后无药自愈。治愈二三十位肺结核患者。据其弟子张剑鸣回忆,五十年代中期,他向伍止渊大师学习虚实静功期间,了解到伍止渊大师还是道家南派张紫阳真人的第36代嫡系传人。大师精通道家内功,融合了全真道南北两宗要旨,并在理论上有所建树,传世的“虚实静功”系内丹经典传承,当取名于太上“虚其心实其腹”之语,也强调行功中的虚实相生之谓。虚实静功将人生分为四个阶段:即“先天之先”阶段,就是未始之始、未身之身阶段;“先天”阶段,就是母亲怀孕后的阶段;“后天中的先天”阶段,即男16岁、女14岁以前的阶段,也叫做“人元阶段”;“后天”阶段,也就是“后天中的后天”阶段,即男16岁、女14岁以后的阶段。虚实静功原理着重于命功的性命双修,强调清静、无为、自然,重道德。虚实静功在练功方法上则分为人元阶段与地元阶段。人元功法分收心功、合一功、桃康功、入中功等四套功法。

黄岩方山,文化积淀深厚,儒释道共存,林木阴翳,寺观众多,是修道的好去处。原九峰寺在咸丰年间毁于太平军方山一役后,至同治年间,由时任县令孙憙建起了九峰书院,书香阵阵。1930年,伍止渊大师以募缘来的60元银元,购得黄岩九峰书院西侧桃花潭南边的荒坡山地一块,兴建大殿三间、厢房五间、临水凉亭一座,并栽树植竹、整修桃花潭,观名为九峰玄都观。说起玄都观,不能不说起唐代文学家刘禹锡的诗作《游玄都观》与《再游玄都观》,这两首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印记的作品。“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游玄都观》)与“百亩中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再游玄都观》)诗词虽有讽刺权贵之意蕴,但都有道观、道士、桃花之实景或意象。玄都观初起于何时何地,现在不得而知。但清同治年间(1862-1874),衡山玄都观却是道教著名宫观,至今都负盛名。我想,伍止渊大师在九峰建起的玄都观(也称小玄都观),当与此文化传承有关。

小玄都观柱悬平阳朴道人书联:“觅一壑幽枝,辗转尘埃教息马;借九峰片席,逍遥世外好栽桃。”周植花木,桃花灼灼,宛如仙源,开九峰公园园林化之先河。历史记载,1929年,九峰学村暨伍止渊大师率弟子浚桃花溪,成一泓碧水。靠南岸建攒尖单檐方凉亭一座,名镜心亭。此亭三面临水,外方四柱,顶住翘檐。内方四石柱,上承穹顶。镜心亭几经修缮与重建,石柱联语至今仍在,民国地方名流的遗墨,成为九峰一道亮丽的风景。

1933年9月,县城仓头街大火,伍止渊与许某从上海筹募,置消防车1辆,作公益事业。同年,任委羽山大有宫监戒大师,为八大师之一。1937年,伍止渊大师被礼请到浙江天台山桐柏宫任住持。天台山桐柏宫,始建于东吴赤乌元年(238),由孙权遣葛玄开创。鼎盛时期为唐代和宋代,当时楼台争耸的宫观有三十六处,有千僧万道的规模。朝廷先后任命曾几、陆游、朱熹等领管,历代御赐极为丰厚,为道教全真道南宗祖庭。1937年—1949年间,伍止渊在桐柏宫任住持,当时桐柏宫被日机炸毁,剩破屋10余间,道众四散。他一边修宫观、整宫规,一边传授功法,疗疾救人,受到乡邻病家的感戴,全真南宋祖庭由此得到中兴。曾有人赋诗赞誉伍止渊大师:“真人伍止渊,积德在人间。明心达本来,见性是金丹。”

1949年,伍止渊大师回到小玄都观,继续传道、治病。浙江大学生科院退休教师阮积惠与他结缘颇深。1960年,阮积惠得了一场大病,饥寒交迫,伍大师帮助了他,在九峰玄都观大殿辟出三分之一,让阮积惠温习功课,还专门赋诗一首,勉励阮积惠好好学习。阮积惠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杭州大学生物系,人生由此改变。

在中国道教界,伍大师声誉甚高。历任黄岩县政协第一、二、四届委员,黄岩县第四、五、六届县人民代表,著有《静坐却病生理学》一书。他与著名道教学家陈撄宁先生和蒋宗翰方丈为师友。1962年,陈撄宁先生任中国道教协会会长,蒋宗翰方丈任副会长,均住北京白云观,礼请伍止渊大师到北京白云观,讲授并指导蒋宗翰方丈兼任北京白云观方丈的隆重升座仪典。1966年8月10日,大师仙逝,遗骨葬九峰魁星岩下。1983年,小玄都观拆除改建茶楼。1991年冬,为纪念伍止渊大师,九峰人民公园专门在原小<玄都观边刻立《伍止渊大师事略》碑文,纪念这位从黄岩走出复归依黄岩的中国道教大师。

九峰有幸,这位力主筹建成立九峰人民公园的道教大师与九峰的缘分,并不以肉身的消失而逝,他的道学、善行早已融入方山这座名山之中,成为九峰文化的组成部分。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