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黄岩 > 史海钩沉

书院与学田、宾兴
发布日期: 2019-03-21 字体:[ ]

 

一、书  院

 

书院之名,源于唐玄宗开元六年(718)皇宫设立的丽正书院,开元十三年改名集贤书院,为国家所设立的国书校勘、遗书征集。唐代私人藏书馆所也称书院。北宋王安石说:“古之取士,皆本于学校。故道德一于上,而习俗成于下,其人材皆足以有为于世。1”鼓励儒士们在城市或山林讲授,从学者多者数十百人,书院逐渐兴起。全国闻名有岳麓、白鹿洞、应鼓和嵩阳四大书院。南宋时期,书院规模和制度正式确立和完备,数量多,规模大,地位高,影响广,几乎取代官学,成为主要的教育机构。除官学外,凡私办讲学之所皆称书院。南宋理学名师巨儒进入书院讲学,以讲经籍为主,推动书院发展,理学兴盛地方,书院分布广,士子入学多。南宋书院发展是理学家竭力倡导,国家需要大量人才,以及科举考试需要等原因。

南宋理学家陈襄(福州人)任仙居知县,下乡为学生讲经,撰《劝学文》:“一家为学,则宗族和睦;一乡为学,则闾里康宁;一县为学,则风俗美厚。虽有恶人,将变而为善。2

书院礼请著名学者讲课,如黄岩樊川书院请朱熹,东屿书院(今属温岭)请叶适,临海上蔡书院请王柏(朱熹三传弟子)。学习方式开放,开展学术争鸣,培养一批台州人才。书院纪念并供祀先生老师们的事迹。明《赤城后集》中,有黄岩《新建文献书院记》(朱右撰):“文公朱子(朱熹),以清献杜公(杜范)配,别为祠祭二徐先生(徐中行、徐庭筠)、郭磊卿、赵师渊、杜煜、杜知仁。”《柔川书院记》(张翥撰):“中祠二程(程颐、程颢)、朱子,侑以先生(黄超然)。”

黄岩樊川书院  山长杜煜,礼请朱熹主讲,杜煜等13人成为朱熹门人,创立朱子理学支脉南湖学派。有十余人中进士,进入仕途。后人评曰:“樊川书院堪与新安、考亭鼎立为三,以宇内鼎峙之书院。”

临海上蔡书院  南宋景定三年(1262),台州知府王华甫建上蔡书院于临海东湖。聘请王柏(金华人)执教,编有《上蔡书院讲义》。宋末元初台州名士多学于书院。

天台顾欢读书堂  顾欢,南朝盐官人,隐居天台山,开馆授徒,受业者百余人,著有文集和各种道书,成为宋齐间著名学者。后人改隐居地为欢溪、顾儒岭,教学之地为读书堂。

临海观澜书院  进士石官至南康知军,辞官后在临海章安(今属椒江)金鳌山建观澜书院,教授家乡子弟。最早在台州传播洛学(理学的一派)。

民国《台州府志》引用明初著名学者宋濂一句话:”晦翁(朱熹)传道江南,台(州)为特盛。”说明台州各书院对文化发展的作用。

宋代台州进士587人,其中北宋37人,南宋550人。南宋152年,进士科考约50次,每科进士及第四五百人左右,平均每科11人。其中临海217人,黄岩125人,天台45人,仙居79人,宁海108人。临海王会龙为宝庆元年(1226)状元,临海杜文甫为宋末咸淳三年(1267)榜眼,黄岩(今温岭)王居安为淳熙十四年(1187)探花,天台裘淳为开禧元年(1205)探花。南宋《赤城志》卷4《贡院》记载科考盛事:南宋初台州“应试士未盛”,台州成为辅郡“自是应书者渐盛”;中叶嘉定间,每次应试从“犹不过五六千人”到“近岁至八千人”。时台州成丁人口31.82万人,参加府考之人约占1/30。南宋台州进士人数为历代之最。

南宋台州籍有6人官至丞相:陈骙,临海人,绍兴二十四年(1154)进士,终官同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副丞相)。谢深甫,临海人,乾道二年(1160)进士,终官右丞相,封鲁国公,追封信王。杜范,黄岩人,嘉定元年(1208)进士,终官右丞相兼枢密使。贾似道,天台人,嘉熙二年(1238)进士,终官右丞相兼枢密使。吴坚,仙居人,淳祐四年(1244)进士,终官左丞相兼枢密使。叶梦鼎,宁海人,嘉熙元年(1237),以太学上舍试入优等,终官右丞相兼枢密使。科举之外还有“十大儒”:北宋末徐中行,南宋徐庭筠、石、潘时举、赵师渊、杜煜、杜知仁、杜范、车若水、黄超然。十人中,石、杜煜、赵师渊、杜范、潘时举5人进士出身。

元代,限制书院设置,审批制度紧缩,书院逐渐从民办转为官学化。官方任命书院山长,或官学的学官转任,山长满任可转任学官。

如周仁荣(临海人),任缙云县美化书院山长,尽心教化,士俗为变,征辟为行省椽史,官至翰林修撰,集贤待制。元代书院基本上不是学术争鸣场所,而是官方施行教育形式。明《赤城新志》记载,元代黄岩有樊川书院、柔川书院、文献书院和回浦书院(今属温岭);临海有上蔡书院、鉴溪书院;仙居有桐江书院、安洲书院。但私学比较兴盛,有家塾、义塾等基础教育机构,补充官学教育不足。名儒设置的私学似民办书院,招生不受地域和宗族限制。元代临海泰不华(后任台州路总管)求学于乐清李孝光,黄岩徐宗实(明初任兵部侍郎)求学于平阳史伯璿。也有外地士子来台州书院求学。

黄岩柔川书院  原是“南宋十大儒”之一黄超然创办的义塾,其子黄中玉改为书院。元代文学家、翰林学士张翥撰《柔川书院记》:“辟塾为书院,中祠二程(程颢、程颐)、朱子,侑以先生(黄超然)。东西两为师生之舍,后堂为会讲行礼之所。”

黄岩文献书院  在黄岩委羽山东侧,元末浙江行省枢密副使刘仁本(黄岩人)建,纪念朱熹执教成就。元代名士危素、朱右撰《记》。

仙居桐江书院  原是唐诗人方干后裔方斲故居,朱熹路过访问,题“鼎山堂”匾。其孙方志道改为桐江书院,以祀朱熹。

仙居安洲书院  元代隐士翁森建,以儒术教化乡人,仙居及台州各县从学者先后有800余人。

明洪武二年(1369)十月,朱元璋上谕中书省臣:“治国之要教化为先,教化之道,学校为本。今京师虽有太学,二天下学校未兴。宜今郡县皆立学,礼延师儒,教授生德,此最急务,当速行之。3”县学是一县之学府,明代规定县学生员人数20人,但明中叶后严重超员,许多优秀学子就读书院,地方官允许兴建书院,因而明代书院大多是官方所建,或官员、绅士所建。如台州知府阮勤重建上蔡书院,知府周志伟建赤城书院,黄岩知县建紫阳书院;官员陈璲建白云书院,冯凤池建南屏书院,陈选建丹崖书院,金贲亨建崇正书院,王士性建白象书院,陈锡建南衡书院,谢省、谢世衍建方岩书院,黄绾建石龙书院等。以方岩书院和石龙书院为最。

太平方岩书院  位于大溪方山。明弘治二年(1489)官员谢世衍、谢世修创建,谢铎(国子祭酒)续成,以本族子弟入读为主。内阁首辅李东阳撰《记》。

黄岩石龙书院  位于翠屏山。明中叶礼部尚书黄绾致仕后创建,对学子讲解“经世之学”。嘉靖二十一年(1542)哲学史上“石龙深辨”即于此处。

清初,朝廷对书院采取严禁,惧怕书院广聚士子讽议朝政,传播反清思想。雍正十一年(1652),开始承认书院对儒学教育作风,诏令各省创置书院。乾隆元年(1736)颁布上谕,对书院性质、山长聘任、生员考核、教育章程作出规定“命定教官品级4”,此后书院大为发展,清末光绪间达到高峰。台州知府张联元建近圣书院,知府王绍燕兼任赤城书院山长。知府刘璈自同治三年(1864)至同治十一年(1872)在任,督同各县新建、重建、扩建或整顿书院32所。清末。台州有书院144所,占浙江11个府书院总数14%。

太平宗文书院  位于横峰山,清咸丰元年(1851)建。山长黄濬,道光二年(1822)进士,官至同知,退隐后主讲黄岩、太平书院,著述甚富,为清末台州著名学者。黄濬撰《宗文书院记》:“宗文,宗者,尊也,本也,尊其所闻文,而本诸行也。”

临海三台书院  清同治六年(1867),台州知府刘璈建广文书院,同治十年扩建,改名三台书院。光绪二十八年(1902)改名三台中学堂。

黄岩九峰书院  位于九峰山麓(今九峰公园内)。清同治八年(1869),知县孙憙废九峰寺改建书院,聘请经史学家王棻任山长,培养许多优秀人才,如喻长霖(榜眼)、章梫(国史馆修纂)、王舟瑶(经学家)。

明清时期,书院成为准备科举的场所,大多由官府或官员、绅士所办。官办书院由官府聘任,《临海县志》记载:“正学书院山长府聘,东湖书院山长县聘。”学官由官方任命,如临海王世芳96岁任遂昌训导,官至国子司业(副校长),卒年140岁。功课除《四书》《五经》外,兼学史书诗文,批改科举应试文章。方式是学生自学,院师定期集中讲教、辅导、批改、考评。教学内容同科举考试紧密联系,知县每月对学生考察,每年作一次全面考核,成绩优秀者,给予经济奖励。书院成为以课考为主的科举预备学校。私塾一般每所一位塾师,能够因人施教,教材及学习年限不定。书院、私塾学生考取秀才后,进入县学,成为县学生,参加3年一次乡试(省试,考中者为举人),走上科举之路。

清中晚期,台州书院发展较快。《台州地区志》记载,台州有书院144所(含宁海),占浙江11个府书院总数14%。

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后,书院改办中小学学堂,私塾和初等小学并存。民国时,随着新办小学发展,私塾逐渐减少,但仍有极少数私塾延续至民国后期。民国15年(1926),温岭叶遇春(秀才)撰《螭山学堂记》,记述历史演变过程。大意是,明初镜川(牧屿)叶氏家族建乡约堂(所),后改兴善堂,清代改书院,民国改学堂。

社学  宋代每乡设社学一所,是官办地方小学,15岁以下儿童免费入学。明初屡诏天下设立社学,明嘉靖《太平县志》:“今之社学,即古之小学。”洪武八年(1375)“礼官以上意檄府州县,率五十家设社学一所,请秀才为师,教民间子弟”;“年十五则入小学,见小节,践小义焉。”义学儿童学习《三字经》《千字文》等启蒙读物,还接受律令及婚丧祭祀、礼节教育。每里设一所,后来设于乡间者多废,仅县城保留一两处社学作为点缀。

学塾  分义塾和私塾两种。义塾又名义学,是一种免费私塾,经费主要来源于祠堂、庙宇地租,或由私人捐助。私塾是塾师自设的学馆,也有乡绅、商人设立的家塾,每个私塾一般只有一位塾师。学塾在清代盛行,清末同治间(1736~1795年),临海建37所,仙居建8所,太平(今温岭)建十余所,黄岩建41所。宣统二年(1910)各县新设义塾47所。民国21年(1932),临海、黄岩、温岭、仙居、天台有义塾、私塾452所。

(还有城乡的文昌阁,或单独或建在书院内,亦是教育场所)。

结语:

书院和官学相同,都是为国家培养人才。《明史》曰:“选举之法有四:曰学校,曰科目,曰荐举,曰铨选。学校以教育之,科目以登进之,荐举以旁招之,铨选以布列之,天下人才尽于是矣5

译文:选择举用人才的方法,主要有四种:学校,科举考试,荐举,吏部量材授官。参加学校教育,通过科考使学子登科做官;通过荐举,广泛地招纳人才,然后吏部进行量才授官,使人才分布到各级官职上,天下人才都能为国家做事。

 

 

名 人 与 书 院

 

名   称

创建时间

创建人

说   明

临海上蔡书院

南宋景定三年(1262)

知州王华甫

纪念“二程”门人河南上蔡谢良佐。

临海正学书院

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

知府周志伟

原名赤城书院。清道光间,知府潘观藻奉方孝孺(字正学)于书院而改名,同治六年(1867),知府刘璈复建。

临海三台书院

清同治六年(1867)

知府刘璈

台州举人肄业之所。

黄岩樊川书院

南  宋

杜煜 杜知仁

朱熹讲学之地。

黄岩石龙书院

明嘉靖间

黄  绾

黄绾任山长。明中叶哲学家“深辨”之地。

黄岩九峰书院

清同治八年(1869)

知县孙憙

清末台州著名书院,王棻任山长。

太平方岩书院

明中叶

翰林谢世衍

知府谢省,国子祭酒谢铎讲学之地。

太平鹤鸣书院

清乾隆十九年(1754)

知县左士吉

戚学标、黄濬任山长。

太平宗文书院

清咸丰元年(1851)

学博金煦春等

黄濬、王棻任山长。

天台顾欢读书堂

南朝宋齐间

顾  欢

顾欢聚徒讲学于此。

天台竹溪书院

南  宋

徐大受

朱熹友人,徐大受(号竹溪)主讲。

仙居安洲书院

元至元间

翁  森

翁森任山长,从学者八百多人。

仙居桐江书院

元皇庆中

方志道

朱熹为其祖书“鼎山堂”匾。

宁海赤城书院

元至元二十七年(1292)

胡元叔

纪念北宋罗适。舒岳祥任山长。

宁海逊志书院

清同治十一年(1872)

知县王耀斌

纪念方孝孺。

(据民国《台州府志》和各县《县志》)

二、学  田

 

北宋初,台州始建州学。景祐四年(1037),临海于孔庙设县学,黄岩、天台、仙居均设县学。州学、县学办学经费,主要依靠学田租金收入维持。南宋中叶嘉定间(1208-1224),台州州学、县学共有学田2814亩6,地1888亩,山3514亩,其中州学与临海县学有学田1837亩,地51亩,山62亩;黄岩学田544亩,地41亩,山13亩;天台学田80亩,地623亩,山1543亩;仙居学田155亩,地881亩,山41亩;宁海学田210亩,地291亩,山1854亩。

县学学田每年收租除缴纳田赋外,用于教官薪俸,修葺校舍,奖励县学生中优等廪生、附生,补助贫穷生员开支,以及生员赴省考试路费和膳宿费用。

学田来源以行政权立设立,或抄没犯法官吏田产,“吏以败闻,听其归田于官7”;划拨寺庙田产,“台之亡僧有新围高潮涂田,太守赵必愿以其半兴学8”;报恩寺田522亩,地已垦120亩、未垦240亩,潴水地137.5亩,“尽挈(契约)而归之学9”;南宋淳熙四年(1177)十二月,士绅捐献台州学田共85亩,租谷200石,其中黄岩黄氏田50亩,宁海陈公辅田20亩,临海朱凤田15亩,谷200石10。官学依靠学田收取租金维持各项开销。南宋陈耆卿称赞台州官方:“古之善为政者,以养士为先;善养士者,以尊礼校官为先。11

元代,江浙行省左右司郎中刘仁本(黄岩人)创办黄岩文献书院,向行省申报:“请建文献书院于丞相(南宋杜范)所居故址,以祀朱子,而丞相配享,另为祠堂”,合祭有徐庭筠、郭磊卿、杜煜、杜知仁等南宋台州理学家,请求划拨二顷学田作租田。行省将此事上书朝廷,礼部同意。12明弘治二年(1498),翰林侍讲谢铎(太平人)创办方岩书院,用自家田产作为基金,“置田三十亩,以资教学13”。

历代学田数量变化不定,旧志记载不全。如临海元代学田218亩,县人陈孚(官台州路治中)捐助,“每亩租谷一石,每岁可得谷二百余石,归学经管,以资修葺14”。明嘉靖三十五年(1566),黄岩学田872亩,知县汪汝达置,“后经理乏人,遂归民,不复隶学15”。

明清时期,官办或半官办书院,学田由官方拨入。台州近圣书院,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知府张联元建,拨给官田220亩,官地15亩,除田赋外,均为馆师及子弟膏火之资16。清乾隆十八年(1753)黄岩迁建樊川书院,知县刘世宁划拨祠田46亩,盐仓涂田171亩,地78亩17。仙居知县于清同治七年(1865)筹措经费,购府学租田100亩,拨入显庆寺田租120石,新旧学田共1000亩18。同治十一年(1872),宁海知县王耀武改置丹邱寺为亭山书院,由五庄捐田充作费用;改广修寺为庄士讲堂,置田产173亩;改明智寺为逊志书院,寺产120亩划拨书院,再置新田12亩;改梁王寺为拱台书院,寺产310亩,山808亩,地93亩,全划入书院。19

太平鹤鸣书院清“同治间,知府刘璈与知县戴恩濬详定章程,刊示晓喻。光绪初,知县孙晋梓增置田亩,奖诱后来,又于草租项下拨入经古奖赏钱陆拾千,增山长束金钱肆拾千,自此经费愈众,弦诵之声彻圜匮矣。20

台州私立书院,以及义塾、家塾也有学田,以民众捐赠为主,否则难以为继,但相比之下较为困难。明中叶,黄岩学官沈守正上报申文:

海邦瘠土,富少贫多,而生儒尤甚,但诸生(县学生员秀才)犹有学田八百亩,岁收租金,婚丧大变等项略得均沾,而童生(书院、义塾学生)例不能得。若置田百亩,以为县中极贫童生笔札之用,虽斗升之惠有限,而教养之恩无涯。随蒙本县详允,捐俸十两创立义学,又捐俸二十五两五钱置田,本学亦捐俸七两三钱,及多方设区,共置三十五亩。县民等各捐助田或二三亩,或一亩不等,及三贤祠香火田三十亩亦并收入,共足百亩之数。21

 

三、宾  兴

 

古代书院依靠学田维持经费开支,士子参加科举考试,除官方补贴极少数旅途费用,地方设置公益基金补助。宋、明县及以下设有义庄,清代设立宾兴,为地方助考公益基金。

清代《钦定科场条例》规定,秋试前邀请赴试的文武诸生,设宴饯送,知县举杯敬酒。本县科考第一名坐首席,其他依次而坐。三杯酒后撤席,上演三个短剧,预祝乡试得中。然后知县分发赴考路费银两,文生赠送61两3钱2分,武生20两,科考第一名加一倍,各县略有不同。这一大笔银两,来自“好义者多捐置宾兴田亩,(使)赴举者益盛22”。宾兴包括田亩和房产,临海每年除存息、房租外,新宾兴田661亩,老宾兴田352亩,合计每年收入田租1430石。23

宾兴创置时间,台州各县不一。最早是宁海,清康熙六十年(1721)台州知府张联元修理文庙时,拔给宾兴,此置为宾兴之始。仙居“道光末年,监生创捐宾兴旅费,而贡生陈壮猷母朱氏首输千缗,由是邑人之殷富各量力帮助,积数千金,买田存典生息,应试者亦渐众矣25。”黄岩宾兴乾隆中举人阮培元、王若浩首置翼文宾兴,捐店面6间、店基7间、田6亩。阮培元撰《翼文会序》:“黄岩去省七百里,道路艰阻,限于资取,应试者少”,捐置宾兴,能使黄岩士子振翼而起,“士气日奋而文风愈盛行,朝端科第联翩,增辉黄色26”。

黄岩兴办宾兴,还有嘉庆间厦门提督朱天奇文昌宾兴,捐助店面12间,店基3间,田8亩:武举人冯振魁捐助店11间,店基3间,田5亩。富户有沈宾兴(沈致和)田48亩,符宾兴(符济川)田40亩,何宾兴(何鹗)田13亩。值得称扬是章照捐助田162亩办“会试宾兴”,知县孙熹筹措田66亩办“城宾兴”,以及陈氏以亡夫何茂翊名义,捐助田45亩办“何宾兴”。黄岩从乾隆至光绪间,共捐置17处宾兴,为台州各县之最,也是浙江省设置宾兴最多的县。清光绪《黄岩县志》卷39记载宾兴名录:

翼文宾兴、文昌宾兴,於宾兴、冯宾兴、沈宾兴、金管宾兴、符宾兴、何宾兴、新何宾兴、叶张池宾兴、会试宾兴、城宾兴、东乡宾兴、南乡扶雅宾兴、路桥路宾兴、路桥明文宾兴、石曲宾兴。合计宾兴田产1600余亩。

宾兴使贫寒子弟得到资金补助,才有机会进入科考,取得功名。清代台州进士38人,其中黄岩16人,临海9人,天台7人,宁海3人,太平2人,仙居1人。黄岩进士16人中,康熙2人,雍正、乾隆各1人,嘉庆3人,光绪9人。黄岩举人91人中,康熙3人,雍正6人,乾隆10人,嘉庆14人,道光5人,咸丰2人,同治15人,光绪36人。光绪间是中国科举最后30年,黄岩进士9人,举人36人,达到清代台州科考鼎盛时期。这是宾兴事业有力推动科举人数增加的结果。

清中叶,台州著名学者戚学标(泽国人)说:

黄岩居浙东,士之具六翮者多矣。徒以去省六七百里,道路艰阻限于资,取应者少,故常坐视他郡之士之鹏奋九万,而此求为枋榆之抉,起不可得。(设置宾兴)有力者各出资,预贮生息,行之数年,资日益饶。吾见黄之士振翼而起者,人人若垂天之云也!27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废除科举制度,民国元年(1912),有的宾兴管理者改订章程。民国23年(1934),国民政府下令“各县学田应皆拨归当地学校为产业29”,宾兴产业大多被官方、士绅划入开办新式学堂。黄岩翼文宾兴、文昌宾兴等10所田660亩,地66亩,山11亩,涂田276亩,涂地32亩,平房63间,楼房131间,屋基地23亩,全部划给县立中学(今黄岩中学)作为校产。各处宾兴产业相同。

 

 

清代黄岩县宾兴

 

名 称

捐设时间

捐设人

捐助

翼文宾兴

乾隆中

举人阮培元、王若浩

店6间,店基7间,田6亩6分,计租13石

文昌宾兴

嘉庆中

总兵朱天奇、附贡王培华

店12间,店基3间田8.3亩,

於宾兴


於为勉

租田100亩,每亩折收钱1105文。

冯宾兴


试举冯振魁

店11间,店基3间,田6.5亩,计租3石

沈宾兴

咸丰中

沈致和

田48.4亩,计租90.5石,店2间

金管宾兴

嘉庆间

武举金玉堂、浩职管师韶

佃田124亩

符宾兴


符济川

田10亩,计租9.3石

何宾兴

乾隆中

何茂翊妻陈氏

田45亩,计租14.3石

新何宾兴

同治中

生员何鹗

田12.8亩,计租24.7石

叶张池宾兴


叶子祥、张渭、池庚

楼店1间,又田

会试宾兴

咸丰中

浩职章照、陈朝梁

田432亩,计租500石

城宾兴

同治中

知县孙熹筹置

田66亩,楼店2间

东乡宾兴

同治中

王维哲、王泮藻

田244.3亩

南乡扶雅宾兴

同治中

管作谋、梁瀛

田200余亩

路桥明文宾兴

同治中


田40亩

路桥路宾兴

同治中

李旭东等

田300亩

石曲宾兴

同治中

蔡鲁封、季罄

田83.6亩

(清光绪《黄岩县志》卷39《庶政》)

 

注  释:

1王安石:《王文公文集》卷31《乞改科举条制》。

2南宋《赤城志》卷37。

3《明实录·太祖实录》卷46。

4《清实录·高宗实录》卷6。

5《明史》卷69,《志第四十五·选举一》。

6南宋《赤城志》卷13,学田2814亩,民国《台州府志》学田3894亩。

7《赤城集》卷6,俞建《台州新给赡学田记》。

89《赤城集》卷6,董亨复《台学增高涂田记》。

10《赤城集》卷6,应椿年《台州增学田记》。

11《赤城集》卷6,陈耆卿《增学田记》。

12《赤城后集》2卷5,危素《文献书院记》。

13谢铎《赤城后集》卷5,李东阳《方岩书院记》。

14民国《临海县志》卷8。

15清光绪《黄岩县志》卷8。

16民国《台州府志》卷56。

17清光绪《黄岩县志》卷8。

18清光绪《仙居县志》卷6。

民国《台州府志》卷56。

20清光绪《太平县志》卷2。

21清光绪《黄岩县志》卷8。

22清嘉庆《太平县志》卷8。

23民国《临海县志》卷5。

24民国《台州府志》卷57。

25清光绪《仙居县志》卷5。

26清光绪《黄岩县志》卷39。

27清光绪《黄岩县志》卷39,戚学标《翼文会序》。

28《黄岩县教育志》(赵康龄主编)。

29《黄岩史志》1991年第7~8期,於隆森《原道书院与南乡宾兴》。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