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园里的故事 本地早“远嫁”日本
发布日期: 2019-11-25 字体:[ ]

浙江省柑桔研究所研究员俞立达指着我40多年前拍的一张日本柑橘考察团到黄岩汇江大队交流经验的照片时说:在照片前面的叫野吕德男,是日本静冈县柑橘试验场场长,1978年在黄岩考察,给他吃了我们的本地早蜜橘,他感觉这种橘子非橙类桔可比,口味有特色,在日本很有发展潜力。那天晚上,他将老俞请到房间,要求帮他剪几枝本地早接穗,将送他单位一些礼物。那时候向外国送种苗是亮红灯的,把关十分严格,老俞将此事汇报了所领导,所长也一口回绝。返回日本后,这位场长仍念念不忘“本地早”。几年后,他又派出善于“外交”的得力助手再次到黄岩要搞到“本地早”接穗。这时正好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打开了国门,柑橘所向农业部请示日本要橘苗的事,部里回复:那是中日交流双赢的好事,鼓励柑橘所解放思想,加强国际技术协作。


这位日本专家获得黄岩本地早接穗,返回后进行嫁接培育。后来黄岩少核本地早在日本开花结果,进入市场销售兴旺。

如今在黄岩发展势头良好的“龟井”、“由良”、“红美人”“宫川”等等,都是日本从中国引去本地广柑接穗变异嫁接的柑橘优良新品种。

日本考察团和省柑橘研究所在橘林交流经验

为千斤橘王立碑

发现黄岩橘王,是七十年初橘熟期间,我跨上自行车沿着小道,七转八弯到达鼓屿公社蔡家洋大队,眼前三棵本地早亭亭如盖挺立在小河边,大队干部、群众和科研人员正忙着采摘、丈量、计算。过秤报出摘下橘果,单株均达500多公斤。参与验收的几位科研技术干部认定,在国内尚未有过单株结橘果400公斤的记载。

时隔40年的今天,我重返蔡家洋,老远看见路边立着“橘三仙”牌坊,步近细看,不由得令我惊讶:这是我当年拍过照的三株橘树王!如今,虽不见当年苍翠挺拔,葱葱郁郁,但仍结着一些橘果。我随手摘下一个品味,陪同的40年前曾相识的大队老书记说:“有100岁了,品种老,树老,口味远不及现在的新品种。”他指着身后的一大片橘林接着说:“我们村有1000多亩传统本地早,前些年逐步嫁接改良为少核本地早糖度高,香甜可口,如今成为城里游览者柑橘观尝采摘园。这三颗百岁橘王,它们为下一代柑橘传承了不少培育管理的传统经验,为标榜它们的‘功德’,村里人在三棵橘王前立起来牌坊,有些老者还曾到此为它们整枝、培土,祈求家里承包桔来年夺得更好收成。”



代表共识的提案

九十年代后,柑橘成熟上市,黄岩橘市及街巷水果店摊多数挂着外地橘招牌。而作为礼品的桔子包装盒上也不例外,少见黄岩蜜桔字号。在橙江桔林中成长的原副区长章显林讲述起一章令他非解的现象:那是在一次人大座谈会上,台子上放着橘子、花生等,座谈时一位农村代表指着台上橘子有些激动:“黄岩桔乡”是全国闻名的,为什么我们爱吃外地桔?此言一出,话题立转黄岩蜜橘现状和境地。农村代表、工商界同仁、科技界人士等等各抒己见,发言踊跃、热烈,最后形成了共识“提案”。更新老劣柑橘品种,提高黄岩橘果品质,让群众吃到美味可口黄岩蜜橘重振黄岩柑橘雄风。

黄岩蔡家洋林锦荣,十年打响品牌专卖黄岩桔,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城市销路逐增,年售量达10万余公斤。他以桔果品质和诚实的营销作风,连续在浙江农博会夺得金奖。

这张“名片”好亮丽

黄岩蜜橘在国内诸多产地独树一帜,名振中外。1966年12月,我与宣传部一位同志出差北京,在前门找到一家旅店,服务员见我们介绍信出处黄岩,好奇道:“黄岩橘子很有名气嘛!”我从挎包中取出几个放在台子上,他舍不得吃,塞进抽屉,笑道:“带回去让家人一起品尝美味。”那夜房间很紧张,他安排我们住了一间统铺,第二天,他主动找到我们调进一间宽敞而暖和的双人房,我们欣喜黄岩蜜橘这张“名片”够光彩亮丽。

另一章故事也出于北京,那是2011年11月,黄岩柑橘站站长黄茜斌带着2000公斤本地早上北京参加全国农览会,在众多的橘子摊位中,打出醒目的“黄岩蜜橘”招牌,头一天就排起了长队,价位每公斤高达60元,列队中的一些人议论开:正宗的黄岩桔是值得的,一位中年妇女掏出240元称了4公斤,剥开一只品尝,连连点头:不错,不错,我奶奶70多岁了,就喜欢寻黄岩本地早吃,又甜又香,略带些酸味,她临走时还向老黄要去一张名片。

黄岩蜜桔包产到户,产量显增,品质提高。

80年代前,每逢橘熟,各媒体纷纷涌入黄岩采访报道。图为中新社转发当时黄岩县提供的黄岩蜜橘丰收图片。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